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我在宫里当太监 > 第28章:山重水复

第28章:山重水复

我在宫里当太监 | 作者:泉岭100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香香在尤歌怀里,乖巧得很,时不时也看看窗外,像是知道尤歌的焦虑。

看佟槿这么干脆,尤歌到是更不好意思了,笑得越发灿烂:“佟槿,如果我说想请你帮忙追踪一下你元哥的车开去哪里了,你会答应吗?”

“别说你不知道展销会的第一天晚上出的那档子事,你聪明一世,难道想不明白原因?再说了,你安插的眼线不少,不会真的不知道你儿子做了什么吧?呵呵……”容析元嗤笑的声音饱含讽刺,他可不会那么傻乎乎地以为老爷子真不知道容炳雄干了什么。

廖院长的神色越发凝重:“如果这么继续下去,她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,但是,她以前接受过的治疗也会全功尽弃。”

但詹琦就窝火了,暗骂自己怎么就比尤歌慢了一步?假如她再快一点,比尤歌先下手,这生意兴许就属于她了。

容析元对容家人的嘴脸可是太清楚了,毫不客气地冷笑:“你急什么,不就是这次错失了接手宝瑞的机会么?博凯旗下有的是子公司,你想要接管哪一个,跟你父亲说一声不就得了?”

“我会怎么样?你猜啊……呵呵……”尤歌含糊不清地回答,说完之后在他脸颊亲了一口:“宝瑞现在风头正劲,你去国外出差那是必然的,希望你能带回来好消息……不早了,快睡吧。”

翎姐先是愣了愣,蓝眸闪烁不定,看不出是喜是忧,可她只是微微失神就恢复常态,和蔼地笑着说:“你是尤歌吧?现在才正式见面,真是抱歉,我是析元在孤儿院的朋友,你可以叫我翎姐。最近这段时间我要在这里叨扰你们了,还请多多关照。”

“到底谁折磨谁啊?我只是权宜之计,你说,公司什么时候还给我?你说过结婚之后我就可以拿回公司的,现在呢?”

尤歌现在是热锅上的蚂蚁,心急如焚,坐立难安,只要能快点找到容析元就好,至于金钱方面,她已经最好了思想准备,如果真的对方提出要巨额赎金,她会同意的。一切都以容析元的安全为主。

这女人绝口不提刚才对苏慕冉的羞辱,但许炎可记得啊。

一句话,等于是给人当头一盘冷水浇下,浇熄了苏慕冉那颗燃烧的心,有点残忍,可这就是许炎的风格。如果是一个他很讨厌的女人,他会觉得不管对方怎么想都无所谓,即使受伤,他都没半点惋惜。但苏慕冉给他的印象并不差,加上又是父亲朋友的女儿,他不想将来两家闹得不快,干脆现在早早把话挑明了,长痛不如短痛,免得两位家长在中间瞎搅和。

尤歌白嫩的脸颊一下子就通红,娇嗔地瞪他:“不正经……”

唐虞梅知道,她仅仅是来这里走一遭,警察不会问出有价值的东西,她也不会有把柄被人抓住。警方的怀疑,她有足够的信心去推翻,从而使得自己成功脱身。

苏慕冉咬咬牙……这男人啊,就是因为还没喜欢上她,所以才这样吗,如果是他喜欢的人,他会这么急?

“真对不起,是我们的失误,抱歉……”服务生一个劲地赔笑,表情像苦瓜。

不到濒临失去的时刻,人就不会抛开一些思想上的枷锁,就还会固守着那些心结不放。

尤歌的身子轻轻一颤,歉意加自责,她也不好受。

&nbs

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尤歌伸出小手在他额头轻触,好烫!

容析元如同迷雾般的爱,就这样彻底地清晰,摊开在她面前,这一刻,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男人炙热的跳动的心……

可尤歌正跟香香亲昵呢,一晚没见,尤歌好心疼香香,哪里舍得放下。

许炎急急忙忙下楼去了,肚子饿,那是借口,只是因为自己一时怪异的举动,他感觉还是快点离开为妙。

佟槿怔忡了一下,冲她笑笑:“我还有朋友一起来的。”

“把馋馋给我吧,你去游泳。”尤歌将馋馋从佟槿怀里接过来,小奶狗立刻往她胸前蹭,小爪子不偏不倚就落在球球上。

尤歌还没醒来,躺在病房里,手背扎着吊针,她睡得很沉,呼吸太微弱,一动不动地躺着就像是木偶。

身体变得燥热,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仿佛有无数细细的电流掠过。

客厅当然是华丽大气高端的风格,但尤歌没心情欣赏了,因为此刻坐了一大堆人,大约有二十个吧,全都将视线集中在她身上,好像她是一个闯入地球的外星人。

说实话,每一个进入容家的人都是要过这一关的,不被吓得转身就跑,那算是胆大的。

夫妻俩越是这样,容家人就越来气。

唐虞梅果真是个疯子!

容析元也好不到哪里去,抱着尤歌,他时不时在颤抖,只因这幸福来得太猛烈,仿佛在做梦,让人怀疑这是不是真的?

“你……还不去上班。”尤歌的声音含着异样,她在隐忍着身体里被他勾起的燥热。

又是新游戏?尤歌的脸蛋更加红了,就知道这男人一肚子坏水儿!什么新游戏,准不是好事儿!

佟槿心里暖暖的,像个乖宝宝那样点头:“嘿嘿,翎姐,你都开口发话了,我哪有不遵守的?行,明天我就开始晨跑……其实我身体也还好啦,但是最近确实很少运动,我得加把劲锻炼,保持健美的身材,哈哈。”

这是尤歌第一次来香港这个地方,以前都只是在电视电影或报导上了解过,但等真正身临其境才知道,这里远比“东方之珠”这个称谓更美。

苏慕冉上午忍着没给许炎发消息,中午也没送饭去,到了下午,她去健身房教课了,直到这时也没等到许炎的一个短信或是电话。

的就是为了能在容析元身边,为了能经常看到他,可是,他现在却不来了,这一日三秋的滋味太难受。

一秒的惊喜之后就是坠入谷底,容析元纵然是有着一颗强大的内心,也还是难免出现了波动。

nbsp;??在许炎的协助下,尤歌用了两年的时间就从加州一所名校的酒店管理专业毕业了,学习的速度堪称奇迹。她仿佛是积累了多年的能量找到了突破口,一旦涌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,像坐火箭似的成长,一鸣惊人。

“饿了吧,我去给你热热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