吟湘湾

冰玫雪糕-著

  • [免费小说]

    类型
  • 2019-09-02上架
  • 87208

    已完结(字)
©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

第13章:千仞皇

冰玫雪糕 87208

这些克隆人每一个可都是拥有媲美海军校级战力的,即使是面对悬赏几千万的海贼也不会轻易落败。

两天后,雷法孤身一人来到了一座无名小岛上。

书呆子进来后看着传来哗哗水声的洗手间,暗暗一叹的耸拉了肩膀的继续去啃书去了……不多会儿,水声停止,夏洛头发湿漉漉的只是下身围了浴巾就走了出来。

颜若晞捏着被子的手越发的紧,她故意跌落楼梯,她以为他会回来的,可是……

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和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五分钟……夏洛依旧不急,依照小包子的性子,他半个小时后能可以等到她就算是今天小包子出息了。

“天,真的太好吃了……香滑味道浓郁却又不会甜腻,顶级的就是顶级的。”

“阿风,宝宝又踢我了……”

苏沐风早已经醒来,医生遗憾的宣布了他的左手手筋受外力恶性损害,就算接起,却也没有办法用力,而控制手指的神经更是变得迟缓……这个结果,变相的告诉了他,小提琴已经悄悄的退出了他的人生。

“天霖……”夏以沫的声音有些紧张,“他是你哥,你真的确定会帮我吗?”

在夏以沫接起电话的那刻,龙尧宸推了门进去,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噙了什么心思,但是,在那刻,他就是那样卑微的想要阻止什么而进去了。

挂断了电话,夏以沫此刻已经顾不得什么,她急忙去了浴室,流理台上的礼服不能穿了,她看看身上的睡袍,在看看礼服,最后也没有换,只是将湿漉漉的衣服穿上,裹紧了浴袍直接出了浴室后就穿了被她蹬到一旁的鞋,拿了手包就想走,这时,她仿佛才想起来龙尧宸这个人。

“我明白。”海月顿了下,“少洹,这次事情后……你真的会带我去龙岛吗?”

sam偷偷打量着龙尧宸,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年轻很多,虽然听声音感觉应该不大,可是,自己却没有想到,emperor竟是如此年轻,只是……这样年轻的他,身上却散发出骇人的冷漠。

微微皱眉,莫忻然心里猛然间有着什么东西不舒服的滑过,想也没有想的她就下了车,朝着那个男人走去,“不好意思……”她见男人微微蹙眉疑惑的看着她,手不安的比划了下,“我想问下,小……付兰芝在吗?”

莫忻然见冷冽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,她闭了下眼睛将眼底狂狷的焦急微微缓解了下,再睁开,她凝眸问道:“你帮我找她?”

冷冽示意侍应生上了糕点和饮品后,说道:“你和小姨先在这里聊天,我回公司一趟,等下一起去吃午餐?!”

“不,你错了!”顾浩然想也没有想的就打断了李逸,“龙帝国走到现在,尤其是上一辈的领导人,可以说将龙帝国推入了空前的状态,总会让人有种错觉,这一代的人,多少是仗着家底的雄厚……”

不过,如今的形势好像有些让人看不懂了……龙天霖好像和宸少的关系不一般啊?

夏以沫忐忑的打开了门,看着双手抄在裤兜里,睥睨的看着她的龙尧宸,心里竟是有种做了什么偷偷摸摸的事情一样的不安,“那个……我……听……”

夏以沫没有动作,只是微微仰头看着龙尧宸,他身上弥漫出来的熟悉气息透着不该出现的酸味……夏以沫微微蹙了眉,对于她感觉的气息的味道暗自自嘲的嗤笑了下,开什么国际玩笑,她一定是受打击到脑子坏掉了。

龙尧宸薄唇一侧浅扬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,看着夏以沫就像炸刺的刺猬一样,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:“你这些天除了晚上去赌场上班,不许出别墅一步……”就在夏以沫瞪大眼睛的同时,他缓缓说道,“你父母、夏宇……都在我手里,不乖乖的,我会很生气!”

龙尧宸在夏以沫阖上门的时候收回了眸光,而原本脸上的淡漠渐渐被一丝气恼所取代,他眸光轻倪了眼桌子上在夏以沫进来前收到的传真,修长的手指擒过,深谙的视线落在上面……

“哥,”龙天霖叫住了脚步几乎已经跨出门口的龙尧宸,他起身,看着门口孤傲的背影,“不要告诉小泡沫我受伤的事情,我不想她担心。”

苏沐风看着红红的夕阳,此刻的a市已经是晚上了吧?

刑越看着她进了赌场后,方才拉回眸光,他摁下车载电话,电话接通后,淡漠的吩咐:“将人化整为零布在四周,宸少不允许人有所闪失。”

“哼!”劫匪甲的拇指几乎已经挪到了启动键上,“你说我就信?”

何俊手快的一把将刑越拉住,沉声说道:“这个是宸少的决定!”

顾浩然拉回眸光,落在前方的一个点上,那里,有着一个盆栽,“夏宇怎么样了?”

“我先检查下这个肿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,”神经外科医生沉重的说道,“如今要先解决乐乐体内维c超标的事情。”

自嘲的嗤笑滑过心底,龙尧宸没有去安慰夏以沫,此刻,他们两个人仿佛都有着共识,谁也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悲伤,也不让彼此看到内心深处对乐乐的愧疚,这是为人父母的自私,却又无法指责的自私。

夏以沫被他的话说懵了,不解的目光透着询问,“阿风,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冷冽停住了脚步,然后缓缓的将脸侧移,冷厉阴寒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前方一栋摩天大楼……他缓缓抬头,最后目光透着嘲讽的落在偌大的logo上,那个整个齐亚岛,甚至在世界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冷氏集团的标徽。

阿湛……湛字为名,在齐亚岛还有谁?

夏以沫收回眸光,也下了床,默默的将衣服拿了去换,她是一个玩具,没有拒绝的权利不是吗?

龙尧宸墨瞳变的深谙,他轻倪了眼龙天霖,随即看着眨巴着眼帘,轻抿了唇的夏以沫,滞了滞,冷冷说道:“那就看看谁捏出来的雪人头好吧!”

“叮”的一声,电话响起,颜展翔不疾不徐的将手里的杯子放下,接起电话置于耳边……

冷水打湿了莫忻然的衣衫,头发也是湿漉漉的,水将她润湿的狼狈。她需要清醒,她必须要清醒……她想要好好的活在这个另她厌恶的岛国,她就要清醒的告诉自己……这一切,当冷冽对她没有兴趣后,就会变成一无所有!

那孩子也没想到莫忻然居然就这样突然给他咬了上来,疼痛让他方寸大乱。

他眸光透过茶色眼镜轻轻的落到前方,一片的沉暗他并看不到人们的表情,那刻,他的眼底有着无法言语的悲伤,那样的悲伤如果不是眼镜的覆盖,恐怕已然将他剖析的只剩下筋骨!

“查到莫宁宇的地点没有?”冷冽直接问道。

付兰芝的眼睛开始发红,眸底的湿润噙着绝望和后悔的痛苦,“殿下,我要怎么办?怎么办才能让欣然不受到伤害……我要怎么办?”身体仿佛顷刻间就被抽空,她只觉的腿脚一软,整个人瘫的跪坐在地上,适时,泪溢出眼眶。

“小姐,请问去哪里?”

而当他发现,夏以沫根本不在酒店的时候,那双犀利的鹰眸顿时笼罩了不快,他拿出手机拨出了夏以沫的电话,而她那悦耳的铃声却是在屋子的某个角落焦躁的响着……

厨房里时不时的传来响动,龙尧宸拉回视线的同时轻倪了眼厨房的方向,他听着里面细微传来的声音,突然,心里好似被什么东西拥堵了一样,那感觉,是从未有过的添堵,就好像手里的东西突然要别人抢走一样……

夏以沫的手脚很快,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做了四菜一汤,煲了米饭,她笑着朝一直看着她的龙尧宸招手,示意他可以开饭了。

龙尧宸的眉蹙的更紧,到嘴边的咖啡杯竟是没有往前在递一分,他垂眸看着杯子里冒着热气的咖啡,最终将杯子放到一旁,视线落在了前方的牛奶上……

*

夏以沫并没有对向晚叫她姐姐而觉得奇怪,只是疑惑的看着向晚为什么会知道她是来看眼睛的,但是,转念一想,这个是眼科的楼层,也就释然的淡笑应了声,“嗯,我也是来看眼睛的。”

交代完,龙尧宸就挂了电话。

**

她吞咽了下,忍住后,脑子里又浮现了公园里苏沐风那么淡然的给她说“他不能拉琴了”的声音……她的脑袋就像一团乱糟糟的线球儿,不停的回荡着这些声音,让她的脑袋几乎都快要爆炸了。

“你今天宣布消息,霖少是不是知情……”

夏以沫没有回答,只是,嘴角渐渐的浮现了苦涩的酸意,“天霖……他是真的不爱我了吗?”

她真的要放弃龙尧宸,真的要和龙天霖订婚吗?

“我去给小宸电话!”凌微笑气恼的猛然站了起来,她刚刚动,就停下了,她看着慕子骞和苏墨问道,“你们的意见呢?”

龙岛的气候是怡人的,就算是入冬,但是,阳光依旧温和。

感觉到夏以沫没有跟过来,苏沐风停下了脚步,回头看去……只见夏以沫一脸茫然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“怎么了?”

没有人能够体会她这一年半来每天吃了多少苦,她的身上,到处都是淤青,旧的没有好,新的又添上了,不管是掌心还是脚心,到处都是磨出的水泡,然后变成了茧子……

“夏以沫,你这样的女人……值得拥有龙尧宸!”ling感动的说道,因为激动,竟然忘记了变声。

“叮!”手机传来简讯的声音,冷冽回过神淡漠的掏出手机打开……

“你安心忙吧。”莫忻然回答,“以沫和宸少新婚燕尔,我在这里也不好打扰了去……明天我就先会齐亚岛了,店里这两天大单比较多。”

“花市!”

“boss,”对外接洽业务经理走了上前,“这个是按照你的要求筛选的订单,你看看那些还要拿掉?回头我好回复……”

“你有这个认知就好,”电话里的声音变得深远,“宋美娜,好好享受你的男人吧,我真的很想看到夏以沫这样痛苦的表情……哈哈哈!”

吞咽了下,苏沐风闭上了眼睛……缓缓拉动……琴弦发出犹如驴叫一般刺耳的声音。

冷冽微微蹙眉,没多会儿,一辆车在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停住,挡住了他们和马路上的视线。适时,雨声中传来狂躁的鸣笛声,可是,就算如此,那辆车也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
冷冽嘴角轻勾,打开车门上了车,然后,车就在莫忻然眼皮子底下溅起了地上的雨水“嗖”的飞驰离开了……

传来车门响动的声音,莫忻然由于站在马路牙子边上,被车门突然一顶……由于惯性,她身形猛然不稳的就向后倒去……

“不行!你自己的情况你自己不清楚吗?”龙尧宸一边加速,一边回绝,心里着急的不得了。

夏以沫在得到肯定后,不顾身上的酸软,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,就往路口走去……小可爱也急忙跟了上前。

“以沫,那个车……”小可爱看着那辆已经被撞的变形了的车痴痴的问道。

“如果小麦有个什么,不要企图我的原谅!”彭宇阳抓着他衣服的手渐渐用力,他死死的咬着牙压抑着自己,最后一把将龙尧宸甩开,猛然转身……就在转身的那刻,他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夏以沫,顿时停住了动作,就那样看着她,仿佛要用眼神杀死她一样。

龙天霖步下台阶,半蹲在夏以沫的身边,眸光上下打量了下她,疑惑的问道:“夏以沫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龙尧宸没有说话,只是看着夏以沫的目光越发的深,过了好一会儿,方才收回视线看向龙天霖,问道:“不是今天要去看那块地吗?”

龙尧宸的目光越发的阴鸷起来,身上更是透着狂狷的血腥气息,他的女人,竟是谁都能欺负了去?

“我是说,”莫忻然神情平静随意,“如果想要离开你,除非是离开齐亚岛。”她呲牙一笑,挑眉看着冷冽阴霾的俊颜,“很显然,这是痴心妄想。你不放手,我没有办法办护照,根本出不去……”

“我最讨厌在医院了,”莫忻然屏气说道,“你来了,就带我回去。”

夏以沫突然发现,龙天霖根本不是在开玩笑,他的神情,甚至传递出来的所有,都透着认真和隐隐的担忧,那种担忧,有着对爱情的彷徨,就和如今她对龙尧宸的感觉是一样的。

鼻子微微酸涩,夏以沫的气也上来了,看着龙尧宸的背影赌气的说道:“天霖,你应该知道,我心里只有那个冷血的人!”

顾浩然一听,摇摇头,“哪能啊?”随即笑着说道,“最多我安排下,让她的小组和那帮狼崽子搞个联谊什么的,这工作做了,也解决下他们的个人问题……一举双得嘛!”

白色的沙滩,蔚蓝的海,灼热的阳光,咸咸的海风……这一切都让人通身舒畅。

突然的出现让他几乎以为是见鬼了,但是,很快,他就想到早晨他和沫沫离开的那段时间,微微紧眉,他不知道是龙尧宸来了,还是怎么的,但是,这把小提琴却出现在了他的屋子里。

“快点儿……”乔治催促着开锁的人。

“噗!”

“第一次做饭,真是不给面子,就这样喷出来……”看着夏以沫的样子,本来龙天霖黑沉的脸突然笑了起来,他拿过一旁的餐巾擦拭掉脸上的面条,眸光认真的看着夏以沫,说道:“嗯,能博得你一笑,也算是意外收获!”

夏以沫又瞪了眼苏沐风,还有些气呼呼的就欲转身离开,她觉得她和苏沐风犯煞,每次遇到他就会有意外状况发生,还是远离一点儿的好,再说了,龙尧宸他们随时有可能出来,要是被他看到她和男人纠纠缠缠的,指不定又要惹了那个恶魔呢。

曾月美眸轻倪了眼顾浩然,虽然他极力的隐忍,可是,她依旧能够感受到他身上弥漫出来的那种极度的嫉妒,他……还是那样爱着夏以沫那个野种吗?

暗暗咬牙,曾月拿着包的手紧紧的握了握,努力的压下心中那股妒火,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说道:“阿浩,我们走了?!”

“spark也太傲慢了……”曾月冷冷说道。

“喂,你怎么老是喜欢不经过别人同意就强硬的带走别人?”夏以沫气恼的一把甩开苏沐风,她简直就要气死了,这个人哪里是刚刚在台子上,接受众人瞩目的什么桀骜不驯的小提琴王子?完全就是一个无赖!

夏以沫彻底的有种被眼前的人打败了的感觉,他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吗?别人说的话不管,自顾自的……

小麦眨巴着大大的眼睛,疑惑的看着凌微笑,问道:“这么冷淡?你……又移情别恋了?”

*

**

“嗯!”夏以沫转身,动作到一半,她猛然停住,问道,“小宇呢?”

“冷冽那边倒是也希望这样,毕竟对齐亚的旅游业会产生很大的刺激。”龙天霖关闭了企划案,“但是,怕影响了你的利益,我这次去看了下地方,如果要按照蓝图走,只能这样……但是,哥如果不退让,我回去改。”

龙天霖等着龙尧宸的答案,可是,半响都没有见龙尧宸应声,不由得好奇看去,却就他眉头微蹙的看着前方的大屏幕,他也本能的回头看去……

眸光再次落到大屏幕上,不经意的,又扫到夏宇的画面,此刻,黑寡妇刚刚赢了一局,将一个透明的,上面写了一万的筹码扔给了夏宇,夏宇开心的又亲了那女人……

夏以沫气恼的看着床上铺洒的东西,一股脑儿的坐在边上,抿了嘴,暗脑着自己怎么这么缺弦……

刑越那里知道,要夏以沫开口和龙尧宸要钱买东西从来没有过,以前是龙尧宸给了她张卡,虽然在凌微笑的唆使下花了不少,但是,到底不是心甘情愿的,而这次却不同,夏以沫气恼又委屈的和龙尧宸要钱买菜,对他来说,那是一种家的感觉……

龙尧宸嘴角一侧嗤冷的抽搐了下,他最终没有动作,他不是个冲动的人,自小……就不是!

龙天霖目光凝视着夏以沫,俊逸的脸上透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丝触动,夏以沫被她盯的有些毛毛的,微微皱了眉,刚刚想着是不是自己会错意了,就见龙天霖抬起了手,轻轻拂动了下夏以沫披散着的垂直头发,歉疚的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该为了保护你,没有将你的身份公开!”

米小兰的脸瞬间变的石化了,先不要面前的人的身份,而刚刚她故意敲诈夏以沫如果被这些人也看到了,那么……她的工作也就可以不保了。

凌微笑感觉到了不对劲,也看了过去,见到龙尧宸的时候,嘴角有些得意的笑了笑,但是,在随着龙尧宸的脚步往她们这边走过来的距离拉近,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僵住,因为,她很明显的感受到了小恶魔生气的情绪!

说着话,凌微笑就想拉着夏以沫离开,可是,夏以沫却没有动,只是站在原地,明明害怕的不得了,却还看着龙尧宸。

不过就一副贱样,还真以为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呢,原来……成了a市黑暗世界上的见不得光的女人,难怪,一副人五人六的样子,看着就想让人吐。

自嘲一笑,车在医院里的停车位停下,他先去询问了一声莫忻然的情况后,才去检查了下身体,开了药。

莫忻然静静的看着冷冽,一时间忘记了反应,不过片刻,电梯门又欲缓缓合起,冷冽摁下打开键,一双淡漠的视线从头到尾都没有离开过莫忻然,“你准备干什么去?”

“真的吗?”乐乐眼睛也发了光,小孩的好奇心始终驱动了他问道,“小舅舅找到了吗?”

夏宇瞪着猩红的眼睛在那里挣扎着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暴露,从逃出戒毒所开始,一切的计划就已经提前准备好的,他哪里都没有去,直接就到了学校埋伏,直到中午才有了机会,可是,却没有想到,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握中。

夏以沫皱了皱眉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还有心情开玩笑?”

将戒指缓缓拿下,夏以沫指尖擒着圈部抬起,眸光有些模糊,渐渐将那抹惑人的蓝氤氲的看不清。就这样看着不知道多久,夏以沫方才深深的吸了口气,眼睛转动下将泪水咽下,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就将戒指扔了进去,然后狠狠的关上抽屉……

“怎么,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?”淡淡的声音透着冷漠传来。

“好。”兰姨并不介外,毕竟龙尧宸的脾气她还是了解些的。

说着,夏以沫就咬牙切齿的将自己的胳膊挣脱了苏沐风的钳制,转身就又想离开,突然,“滴滴滴”的声音刺耳的传来,夏以沫只顾着回头看苏沐风有没有打算在追她,谁知道,竟然走偏到了车道……

“那是你没有说是因为想要找灵感谱曲子啊?!”

“那这会儿你知道了呢?”苏沐风眸光闪烁的看着夏以沫,眼睛里有着一丝期望和一点儿害怕。

“沐风,沐风……”

“可是,他让我叫你苏妈呢!”夏以沫一脸无辜的说道。

“和你预料的一样,一个个都跳了脚!”苏浩笑的随意,“只是可惜,这次不能一下子让他们清盘!”

可是,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宸少在谈事情的时候走神过,今天是……想着,苏浩看向在一旁静立的刑越,见他也是微微蹙了眉头,不由得心里的疑惑更甚,就在他暗暗思忖的时候,耳边传来龙尧宸低沉的声音……

看着这条世界消息,纪小暖紧紧的咬着下唇,瞪着红红的眼睛看着……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悲。一个谈恋爱一年的男朋友她原来从来没有看懂过,而一个才“认识”不到五分钟的人,却一直在维护她!

忆风华:哭,小落落,你是不要本宫了吗?那些花前月下的日夜你难道忘记了吗?你和本宫一起手牵着手在阎罗殿里漫过忘川河,看过曼珠沙华……!¥!¥当年你曾经说,如果离开了本宫,你就去自宫!难道你都忘记了吗?忘记了吗忘记了吗……自动重复20遍!

纪小暖的话还来不及说,人已经被弹了出了游戏……仿佛是一场闹剧的过程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无法走出的胡同。

“龙忆雪凭什么整天霸占着夏洛?”

“不好!”龙忆雪偏头,朝着夏洛一个大大的笑容,“我笨又不是反应力不好。”

龙忆雪毫无吃香的样子,从头一个摊位能吃到最后一个的形象,顿时又让所有人看着夏洛有着被糟蹋了的遗憾。但是,夏洛自己没有意识到,给龙忆雪付钱的同时,还要给她擦嘴角的污渍……顿时,小吃街心碎了一地。

先是游戏里的落然离殇,然后是给她付钱的夏洛学长……谁能告诉她,今天她被沈颢甩了后,世界是不是都变奇幻了?!

龙忆雪看着他这样一辆的受不了,“龙家的诅咒果然是真的?!”龙家的人生命中都会有一个真命天子或天女,一旦出现,万劫不复。

突然,有人从她手里将电话拿走,她回神看去,见是冷冽,便双臂环胸的倚靠在办公桌上,看着穿着一身正统西装的人,不由得嗤笑出声,“殿下穿着正装还真像个ceo。”

“银狐,你什么时间变的这么心软?”

“嗯!”

*

“嗯!”乔治暗暗一叹,看着去了更衣间的两个人,拿出电话,给服装店拨了电话让送了衣服过来。

兰姨笑笑,转身出了房间。

量了体温,医生看着温度计上的刻度,拧了眉,“发烧40.3°,心肺也有些感染的迹象……”

“以沫,你醒了……”甜美的声音传来,透着一股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警卫队的人没有回答颜若晞的问题,他只是打了个响指,病房外便又进来几个同样衣着的人,不由分说的将颜若晞带走了,从头到尾,医生都傻愣愣的站在那里。

“我会向宸少汇报,”男人对着医生开口,“今天的事情你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,否则……我怕你会后悔!”

刑越还说:宸少不是为了你,根本不会受这么重的伤!就算到宸少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,可是,他的意识里却还在强撑着,夏小姐,如果早知道你的出现会让宸少如此,当初,我就该秘密的解决了你。

“阿,阿宸……”夏以沫迷离着双眼,“你身上有伤,而且……这里,这里是医院!”

她紧攥着床单的手没有松开,只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当落入眸底是那张带着淡淡邪魅笑意的俊颜时,她的呼吸变的沉重。

人都说,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……然后,渐渐的,也就习惯了……深思,谁适合谁?

虽然是问句,但是,苏浩却大概已经肯定。

冷冽开着车行驶在齐亚岛的夜街上,闪烁的霓虹将他的视线和思绪都变得迷离……那个人那样问他,他那样回答着那个人,其实,彼此心里都明白,很多东西都变了……不管是那个人,还是妈,或者是他!

本就只是微微开了个缝儿,如今……是里外三层都紧紧关着!

冷冽闭了下眼睛,他知道,他们之间的鸿沟只有用时间来慢慢填平,无论是于自己还是于莫忻然。

龙尧宸轻倪了眼夏以沫,率先下了车,然后,十分绅士的递出了手。

“你爸爸的事情你不管了?”龙尧宸不疾不徐的喝着酒,目光却幽深的看着对面的夏以沫,随着他的话落,周遭的空气仿佛渐渐变的稀薄,让人不能呼吸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