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菲意外:第5章:轰天天道

重生之菲意外 作者: 幽冥冥猫

“如果你再不说话,我可就先打断她们的腿了。你也不想她们在临死之前遭受折磨吧?”面具男玩味的说道,他吃定陈晴风了,他可不相信陈晴风是个薄情的人。

“为什么,为什么!”huā丹十分不甘心的问道。

“居然被骗了!顾千城你好样的,这皇宫是墨家建的,我看你能往哪里跑。”景炎转身,大喊:“来人,太子被挟持,封了皇宫,给我搜。”顾千城和龙宝消失消息,景炎也想隐瞒,可是……

“很难,除非发生真正的雪崩才有可能同时埋了七八千人。可一旦真的雪崩,埋伏在雪峰上的北齐人会先丧命。北齐人不会制造真的雪崩,只会从上面推几块雪块下去。算好时间与速度后,可以砸死几百人,但要砸死几千人很难。”对凤于谦一行人出手所得利益太低,北齐会酌情考虑。

“可是,除了这个赌注外,我想到其他的条件。”景炎摆明了是要为难秦寂言。

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,皇上和秦寂言看到国库被搬空,又不见银子出城,必然会怀疑到北齐头上。有北齐为他背黑锅,他这个小人物,只需要静等时机就可以了。

这些在秦寂言看来都是十分正常的事,因为他要是景炎,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江南自投罗网。

顾千城和秦寂言此次来支灵川,就是要破坏北齐暗伏一事,不让北齐人的奸计得逞。

“这个地方,其实不宜大队人马通行,人太多动静太大,很容易就引起雪崩。”顾千城想起有个说法,说是有人在雪山前打了个喷嚏,然后雪山就塌了,人全埋了。

快到顾家,顾千城这才想起,祥云客栈的案子还不知如何呢,攸关自己的小命,顾千城不能不关心。

顾家对顾千城不好,可顾千城对顾家又何曾手下留情?

不过,阴的倒是可以来一下。

“但是,倪月的血无法和圣后比,倪月只能养你儿子五年,之后就是把她放干也没用。”倪月不是圣后,为了抑制龙宝体内的寒毒,倪月每个月要放数十碗血,加上药材精心熬制成才有效果。

顾夫人是真得伤心了,她是疼爱女儿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机,为女儿谋得千城的嫁妆。

嫁妆是女子的私人财产,夫家无权占有,女子嫁妆的越多,就表示娘家越重视,在夫家的地位也会越高。

老皇帝不想让老臣伤心,再加上这事确实是秦寂言做得不对,老皇帝便把秦寂言叫来教训一顿。

“你呀……”老皇帝明显不放心秦寂言,“算了,朕的私库里的有一把长枪,你回头拿去送给凤将军。”

孙妈妈头发散在脑后,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金戒指,戒指勒得手指出血。脚上的鞋子不见了,袜子全部是泥,腿部还算干净,身旁有一只浸了水的绣花鞋,顾千城认得,那是孙妈妈的鞋子。

为什么要把这个家,最后一个给她温暖的人杀死?

“末将听令。”言倾双手握拳,一脸认真。

“封大人,你可要好好干,我们可是在殿下面前为你打了包票。”几个副将纷纷来恭喜封似锦,同时不忘提醒封似锦,好记他们这个情。

唐万斤是十分不愿意仍会马车回去的,可听到武毅分析了利弊后,唐万斤还是同意了。

“你去。”长生门的特使把君亦安推了出来。

“分开走也好,至少能好好养伤。”顾千城动作轻柔,非常仔细。

午夜梦回,她躺在床上,可以安心睡觉,不会后悔悲伤。

以后,她们怕是不敢直视圣后了。

这三天,言倾和他手下的兵,每个人每天最多只睡两个时辰,可就是这么高强度的工作,他们也没有抓到刺客。

秦寂言只当没有听懂,反问:“朕追封自己的亲生父母,也过?”

“我明白了,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,我……”顾千城顿了一下,才继续道:“就算全天下人都不认可,还有我认可你。”

顾千城这话明摆着就是威胁太上皇。封大人和封似锦有多么孝顺,全大秦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要是让那两位得知自家父亲、爷爷,因被太上皇罚跪而出事,绝对会和太上皇死磕到底,到时候太上皇就是推翻了秦寂言,想要收拢政权也不容易。

一队人马拿着长枪冲上来,试图将秦寂言围住,“你是什么人?军营重地不得乱闯,停下来!”

“哐当……”跛脚男人手中的碗摔落在地,鱼汤溅了顾千城一身,顾千城却毫不在意,抬脚将人踹到。

动了动手腕,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:“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。”

虽然十天过去了,可暗卫与亲兵却将那晚的事,记得清清楚楚,连一些小细节都没有忘记。

当他们威胁到皇权,必然要出手将其毁灭。至于对暗风楼赶尽杀绝,不留活口?

老管家一走,顾千城就把子车手里的饭菜拿了过来,然后拼命的往嘴里塞。

“去……”顾千城张嘴,可又是一阵狂吐。

既然做了坏人,就应该奢求保有良知,老管家这样做只会两面不是人……坐地上或者桌子上?

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,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,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。

呃……

她为什么要救风遥?

两人说话间,那汉子已经套马的绳子解开,那马嘶鸣一声,从地上爬上了起来,精气十足在原地踏了两步。

“其实,我有一个办法,可以让你赢封似锦。”凤于谦嘴角轻扬,眼珠子提溜的转着,明显打着坏主意,可偏偏焦向笛只注意能赢封似锦,连忙拉着凤于谦问道:“什么法子,快说,快说……”

说完,又对秦寂言道:“秦王别介意,我们娘娘一向欣赏晚辈,看到你就像是看到了皇上,一时心喜才拉着你多说了几句话。你刚来我们北齐,许是不知,皇上他身子骨一向不好,这段时间一直缠绵病榻,娘娘为了皇上心都操碎。”

你的意思是说,你说的都是直言?都是你认为对的话?

看到顾千城身上的伤,秦寂言更自责了。

“我……也想你。”顾千城鼻子一酸,抬手挤开秦寂言的脑袋,双手挂在他脖子上,然后凑上去……

他仍旧不死心,“我们可以给长生门做事,但不想服忠心蛊。”

老管家一走,子期与子诺就闹了起来,“大哥,你为什么要臣服于长生门?这样我们辛苦创建暗风楼还有什么意义?”好不容易可以自立为了王,可还没有几天,又被打回了原形,这叫他们怎么甘心!

“圣上,我相信你,但是……我更希望看到确实的保障。当初我们的交易,是我为太子殿下提供五年的血,你保我不死。现在我能为太子殿下续命,你不能再用这个条件敷衍我。”这世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,一个条件换两个好处,哪怕秦寂言是皇帝也不行。

只是,这次机会就摆在面前,她不想错过。

屁股不痛,她的自尊痛呀!

结果呢?

“好啊,只要你有那个能耐。”秦寂言应的爽快,极尽蔑视之意。

圣后无力的叹了口气,“去,把椅子上的盒子,送去给秦皇。”

灰衣人掐在最后一刻,将盒子送到秦寂言手上。

“圣上,当心呀!”秦寂言身边的太监,见一埋在地底的死士,突破防线冲向秦寂言,咬咬牙便趴了下去,试图给秦寂言争取时间。

仵作这句话喊的很大声,不仅仅是秦寂言等人,就是西胡与北齐的死士也听到了。西胡死士当即大声道:“全力以赴,杀死风遥。”

“老大,这是怎么回事?”顾老太爷气得右手直抖,顾家大老爷低头不语,老太爷懒得理他,吩咐道:“窦氏呢?叫她来见我。”

“人呢?”宫中跟出来的探子忙追上前,却不见秦寂言和顾千城身影,当下面面相觑,一脸不安。

“夏天不吃冰,那还能叫夏天吗?”她已经吃很少了,也就是饭后喝一杯山楂汁消食。

秦寂言愣了一下,俯身摸着顾千城的小肚子,一脸惊喜的道:“易困,还爱吃酸,你不会有了吧?”

她实际年龄确实不小了,可这身体才刚满十七岁,虽然发育完全,可这么稚嫩的身体真得不适合生孩子。

“什么抢皇位?本宫眷恋皇位的人吗?你把本宫当什么人了?”秦殿下脸黑了,哪怕顾千城哄他也不高兴,顾千城这话太伤人了。

她不是娇情的女子,也不会自大的想要改变世界,她顺从规则、适应大环境,可要她稀里糊涂的嫁人,她真得做不到。

莫非是心事太重?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章节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武魂

设置X